首页/ 经管/ 棉花帝国:一部资本主义全球史
经管
棉花帝国:一部资本主义全球史
作者:斯文·贝克特、徐轶杰、杨燕
出版社:后浪出版

29.99币

70.80币

购买此书

免费试读

剩余时间1天0时
扫码读书
书籍信息目录(共21章)
棉花产品在我们的生活中无处不在,以至于我们往往难以注意到它的重要性。

【书籍简介】棉花产品在我们的生活中无处不在,以至于我们往往难以注意到它的重要性。但棉花产业的历史实际上是与近代资本主义的历史紧密关联在一起,理解棉花产业发展史是理解资本主义和当代世界的关键。本书作者斯文·贝克特通过叙述棉花产业发展的历史,解释了欧洲国家和资本家如何在短时间内重塑了这个世界历史上最重要的一项产业,并进而改变了整个世界面貌的。本书是名副其实的全球史,内容涉及五大洲,将非洲的贩奴贸易和红海贸易联系在了一起,将美国南北战争和印度棉花种植联系在了一起。在贝克特波澜壮阔的巨著中,商人、商业资本家、经纪人、代理人、国家官僚、工业资本家、佃农、自耕农、奴隶都有自己的角色,贝克特清楚地表明,这些人的命运是如何与近代资本主义发展联系在一起的,又是如何塑造我们现在这个存在着巨大不平等的世界的。本书告诉我们,并不存在一个所谓的“全球化”资本主义阶段,资本主义从一开始就是全球化的。

随感
  • 爱读书的小男孩
    棉花是我们生活中都经常见到和使用的东西,但在这本书里,我们知道棉花在资本主义国家里的重要性,棉花产业在资本国家里实际上与近代资本国家的历史是有关系的,可以说了解了棉花产业的发展,就能够理解资本主义国家的发展,解释了资本家在欧洲各国里如何短时间内崛起,改变整个世界的面貌,成为世界资本大国。
  • S84***048
    资本主义的产生、发展是历史的一个进步。但对于某些个人或某些群体来说,其实很残酷的,比如欧洲国家被迫从农村走向城市的血汗工人(其中还包括很多童工),美国的黑奴,其他地方被迫从农民转变为无产者的人等等。读到这些段落的时候,很难不让人想起马克思的话——“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 S84***048
    资本主义对世界的改造是非常彻底的,在这个过程中,发展中国家要么主动跟随,要么被动亦步亦趋,最后都加入到这个体系里来了。让人想起马克思的话:“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
  • S84***048
    但经过资本主义二百年的改造,棉花产业已经告别了“你耕田来我织布”“男耕女织”的传统封建模式(虽然从业人员任以女性为主),而是成为一种全球协作生产的模式。这是一个“否定之否定”的过程,经过两次否定,棉花还是集中在全球南方生产,但已经不是原来的模式了。
  • S84***048
    在本书的开篇第一章中,作者首先提出并叙述了棉花产业的初始阶段的状态。在18世纪以前,棉花产品主要集中在亚洲、非洲、美洲这些全球的“南方”地域,模式都是与中国“男耕女织”类似的,生产效率低下,运输距离短。20世纪以后,棉花产业又集中在全球的“南方”(书的最后一章就是《重回全球南方》)。
  • S84***048
    那为什么要把棉花产业作为探究资本主义历史的一扇窗呢?因为作者认为资本主义一开始就是跨越全球的,就是要把全世界联系起来成为一个整体,一件东西的制造过程,可能涉及好几个国家,而一个产品也经由多个国家,最终被消费。而棉花产业才真正调动了全世界的资本、土地和劳动力。
  • S84***048
    对棉花产业忽略的原因,正如作者所说,一是人们被工业资本主义更有形、更巨大的证明(煤矿、铁路等)所遮蔽;二是大家关注城市,忽略农村,忽略原材料生产者和市场的联系;三是人们希望塑造出一个更高贵、更纯洁的资本主义史;四是我们倾向于将工业资本主义描述为以男性为主导,而棉花帝国很大程度上确是女性的劳动缔造的。
  • S84***048
    《棉花帝国》中作者从棉花产业的角度切入,这一点让人耳目一新。一提起工业革命,我们往往与蒸汽机、钢铁产业、火车等等联系在一起。通过这本书,我才知道棉花产业才是工业革命的“发射平台”,回想起高中历史学工业革命时,确实先学的是飞梭和珍妮纺纱机,后来才有蒸汽机,也印证了棉花产业的重要性。
  • S84***048
    国家也通过保护主义、工业间谍等手段,振兴了国内的市场并不断革新技术,最终通过政治动员和规章建立吸纳大量无产者以受薪者的身份进入工厂。因而,“工业资本主义”“战争资本主义”这两种资本主义之间的关系是交织复杂的:战争促进了全球性经济空间的重组和知识技术自亚洲至欧洲的流动,也构成了工业革命的先决条件;而工业资本主义又重振了战争资本主义。
  • S84***048
    在这一过程中,棉花走出家庭,经由外包网络、国家组织和全球贸易,从一种高保值的区域性作物变为越洋贸易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国家不仅通过对战争资本主义阶段的暴力遗植,不断攫取劳动力和土地,塑造新的“商品边疆”与外围。如在美洲形成军事-棉花综合体,通过土地的攫取获取低成本的铁路和河流运输,并使用大量强制劳动力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