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芥川奖
芥川奖
一个人的好天气
青山七惠
《一个人的好天气》描述了一个打零工的女孩如何与年长亲人相处,同时追寻自我、独立的故事,走向自立的一名女孩在工作、生活和恋爱中的种种际遇和心情令人揪心,小说写尽了做一名自由职业者(“飞特族”)的辛酸。作者青山七惠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想告诉他们,只要你肯迈出第一步,自然会有出路。”她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帮助他们“迈出第一步”。
贵子永远
朝吹真理子
《贵子永远》是日本第一百四十四届芥川龙之介奖获奖作。在叶山的山间别墅里,贵子和永远子度过了童年的美好时光。在某个夏天,本来亲密无间的两人告别之后,就再无音讯。二十五年后,别墅即将被转卖,两人回到了叶山。童年的记忆库被打开,回忆喷涌而出。小说以柔软强韧的文体,优美细微的笔触,描绘出了时光的断层。
安部公房
《墙》是安部公房的中短篇小说集。全书分为三部。第一部《S·卡尔玛先生的犯罪》是安部最早的前卫代表作,获得了第二十五届芥川奖,确立了其在文坛的地位。小说中,主人公一夜醒来,发现忘记了自己的姓名。失去名字让他直接失去了现实的存在权,成了众人争相批判的对象。在经历了各种奇怪、不合理的现象后,他自己竟变成了墙壁。第二部《巴别塔的狸》的主人公影子被奇怪的野兽——狸吃掉,变成了只剩下眼球的透明人。第三部中收录了四个短篇小说。《红茧》获得第二届战后文学奖,讲述了一个无家可归的人最终变身为空茧的故事。《洪水》讲述了人类化身为液体,最终淹没了整个世界的故事。《魔法粉笔》的主人公是个穷画家,偶然间发现在不接触到太阳光的情况下,用红色粉笔画出的东西会变成实物,于是他闭门不出,企图设计新世界。最后一篇《事业》,讽刺了资本主义将一切甚至人本身变成原材料加工为商品。
ab珊瑚
黑田夏子
《ab珊瑚》是2013年芥川奖获奖作品。收录了获芥川奖之作《ab珊瑚》及三个短篇小说《球》《民惠的花》《彩虹》。 《ab珊瑚》是孩童时期的记忆片断,将六岁时的故事从十年后的视角以及四十年后的视角重新进行审视,带给人一种独特的时间感。文中讲述了一个出生在昭和年代知识分子家庭的独生女,从出生到成长再到陪伴父母最后一段路的故事。原本生活在三层小楼的一对父女因战争搬到了一个小屋子。家里雇了家政妇,而且家政妇和父亲的关系越来越亲密。家里慢慢地变成家政妇所期盼的样子,因此,父女亲密的关系遭到破坏,孩子也决定离开这个不再属于自己的家。
相食
田中慎弥
《相食》是日本第一百四十六届芥川奖获奖作品。篠垣远马是一名普通的少年,很早之前,母亲仁子就因不堪忍受父亲的暴力而选择了离家出走,渐渐长大的远马发誓永远都不要成为父亲那样的男人。 远马有一位青梅竹马的女友千种,在和千种相处的过程中,远马惊讶地发现,来自于父亲的基因深藏在他的身体里,此刻正在蠢蠢欲动……这个家庭该何去何从? 本书另收录短篇小说《第三纪地层的鱼》。
在海上等你
丝山秋子
《在海上等你》收录日本丝山秋子两篇小说分别是:中篇小说《在海上等你》和短篇小说《勤劳感谢日》。作者这样的经历,之前的日本女作家是没有过的。虽然有个别的女性在公司里待了一辈子,但是作者们扮演的大多是秘书等整天留在办公室里帮助男上司的角色,女性色彩非常浓厚。那些早期的职业妇女,过了一定年龄而未婚,就自动被扣上「老处女」的帽子了。其它在社会上做事的,除了医生、药剂师、教师等少数专业人士以外,只有吧女、舞女等风化产业的。在职场上不被称为「小姐」的日本女性,丝山着实属于第一代。《在海上等你》这部作品虽然采用容易絮絮叨叨的第一人称,但毫无废笔,天衣无缝,显得生气勃勃。能够如此自由地描写现代职业,富有新鲜的冲击力。
我将独自前行
若竹千佐子
24岁那年,桃子被东京奥运所吸引,抛下了婚事、离开了故乡,一个人前往陌生的东京。来到东京后,桃子努力工作、结婚成家、又经历了儿女独立、丈夫早逝,一眨眼竟是匆匆五十年。在日复一日的独居生活中,原本认为年老等于失去、等于忍耐寂寞的桃子,开始了解到一个人才能体会的乐趣。在迟暮 之年里,她感受到了全然的自由,和最热闹的孤独。她决定放下过去,“有一个自己所不了解的世界,我要去看看,我将独自前行。” 从按部就班地承担社会、家庭角色,到为自己而活,写给想在孤独中得到重生的每一个人。 这是一部向死而生的心灵絮语,一个孤独者的道别与出走,一个女人的觉醒和重生,也是每个人可能经历的半生故事:面对回不去的故乡、回不来的亲人爱人,是忍耐还是重新开始? 改编电影2020年即将上映,《横道世之介》《南极料理人》导演冲田修一执导,演技派田中裕子和苍井优出演女主人公的老年与青年。 知名插画师绘制女主人公桃子的生命难忘场景,全彩印刷。 充满魅力的“大龄”女主人公桃子,讲述人生风浪后的坦然,让我们明白即使老了也可以战斗、冒险,而且无所畏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