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全部分类
儒林外史
吴敬梓
范进中举以后居然发了疯,被岳父胡屠户一个耳光打醒,这是科举功名对一个读书人的震撼。王玉辉眼睁睁看着女儿饿死在屋子里,只为了殉夫,获得一块贞节牌坊,而他转过身却留下了悲伤的眼泪,这是礼教的残忍和人性的幽微。沈琼枝逃婚到南京,孤身女子,想在风流荟萃的南京卖文为生,这是现代女作家都感到艰难的事,她最终被官府捕获。这是对人格独立的渴望与压制。严监生费尽心机把自己的小妾扶正,却一命呜呼,唯一的宝贝儿子也夭折,这是命运对人的捉弄。杜慎卿一心想收个小妾,延续子嗣,但自己真正爱的其实是男人,这是时代的限制与伦理的枷锁。削尖脑袋往上爬的匡超人,万里寻父的郭孝子,招摇撞骗的牛浦郎,假扮名士的权勿用等等。《儒林外史》里面的几百人,都在自己的命运轨道上挣扎。读此书,有一种浮在云端俯瞰芸芸众生、滚滚红尘的感觉,人间百态,悲欢离合,功名尘土尽在眼底,或感动,或难过,或怅惘,千回百转,令人难忘。鲁迅先生评价本书:戚而能谐,婉而多讽。可谓公道。《儒林外史》的讽刺是笑中带泪的,是发人深省的。胡适先生分析本书:这部书是一种讽刺小说,颇带一点写实主义的技术,既没有神怪的话,又很少英雄儿女的话。确实如此,《儒林外史》是如此真实,吴敬梓冷眼旁观,把他的时代写给人们看,写得又那么有趣,短篇连缀成长篇的形式,又很符合现在人快节奏的生活,你可以随便翻开一回,当做一个短篇小说来读,也未尝不可。
抗命(1-3套装)
周健良
抗日战争最艰苦的时期,正撞上1942年大饥荒、冈村宁次发动华北大扫荡。冀南大武村的壮丁被鬼子抓走,那支为建立敌后根据地而来的八路军武工队,做的第一件事是虎口救人。山窝里长大的桀骜不驯、疾恶如仇的莫天留,力大无穷、性格憨直的人形坦克沙邦粹,老朽迂腐却深明大义的族长江老太公,再加上冀南地区被鬼子和皇协军逼得冒死反抗的庄稼汉,因为前所未有的民族浩劫,与舍生忘死、誓灭日寇的八路军武工队——弹无虚发的神枪手,出身草莽、身怀绝技的祖传刀客,攀岩登山、如履平地的“猴子”,大公无私、全心全意考虑老百姓的队长……从猜忌到肝胆相照,从提防到生死相交,齐心协力、浴血杀寇。——不畏艰苦,不怕牺牲,拼光人、流光血、抗了军令又如何,只要能打鬼子、救乡亲,脑袋掉了碗大个疤,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抗命2》随着八路军武工队到来,打鬼子、斗伪军、剿土匪……战斗了一场又一场,冀南大武村的村民们不再只是旁观,他们得过且过、为了保存宗族血脉而摇摆不定的态度渐渐有了变化。每个尚存一丝血性的大武村年轻人,都争先恐后地要加入武工队,不为别的,就为给这片土地留一口气:凡是侵我国土、辱我百姓的,都必须付出血的代价!在战友逐渐增多的情况下,武工队开始稳扎稳打,再加上莫天留等人偷学日语、巧设离间,种种奇袭战术更是让鬼子叫苦不迭。只是好景不长,一场封山大雪给了鬼子喘息之机,鬼子看破了天留的计谋,集结重兵,要与武工队决一死战!一时间,武工队为了掩护乡亲们撤退再次陷入绝地!《抗命3》大雪封山之后的那场恶战中,武工队损失惨重,几十名同志不幸牺牲,弹药也几乎消耗殆尽。支持八路军的各个村寨的乡亲们遭到鬼子的疯狂报复,被相继屠村。鬼子更设下计策,以铁臂合围的囚笼战术将八路军主力部队困在大武村附近!战斗中,粟队长不幸牺牲,天留接替了他的武工队职务;沙邦粹和大武村的同伴们战死,族长江老太公率先捐出为自己准备的棺木安葬族人,改族规号召族中壮丁参加八路军武工队,与日寇血战到底……——不管鬼子人再多、火力再强,只要我们还有一个人没倒下,日寇不绝,誓不封刀!
中日神鬼志怪套装(全2册)
石川鸿斋
《夜窗鬼谈》系日本著名的汉文短篇志异小说集,《东齐谐》是其姊妹作。两者有日本《聊斋志异》与《子不语》之美誉。作者石川鸿斋以儒学家和汉学大家的身份纵谈玄幻,在儒家裨益世风的框架下自行怀抱,熔炼阐释,闯出了一条别具一格的文路。《夜窗鬼谈》是他以收集的前人著作和民间掌故为胚胎,剪裁、润色、编改、加工,二次发挥而成的,颇能“追踪晋宋,不在唐人后乘”。而《东齐谐》则是他原创的神鬼故事,也有些是利用既成的传统怪谈,改编为诙谑笑话,博人一悦。多年游历中国的经历、长期苦读汉文典籍的用功,让石川鸿斋拥有了极高的汉学素养与汉文写作功底,所以《夜窗鬼谈》与《东齐谐》无论写人写景、叙事叙情,皆能做到构思巧妙、造句凝练、用笔明雅,同时在故事情节上亦有设想空灵、宛转动人之长,堪称日本汉文文学史上思想性、艺术性俱佳的杰作。"鬼"与"神"在一般民众心目中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神神鬼鬼》一书节录了现当代文学史上名家如鲁迅、茅盾、陈独秀、胡适、老舍等在鬼神观念上的看法和观点,在理论上介绍了鬼诗、鬼画、鬼戏的艺术特色,并对若干以鬼为表现对象的文艺作品进行了介绍分析,是一代文人对鬼神及"鬼神文艺"潜在而浓厚的兴趣所在。
共200条数据